Canada~         

主要行程

  第1~2天

台北溫哥華(伊莉莎白女皇公園加拿大廣場史坦利公園列治文)

第3天

溫哥華(途經see to sky highway)香濃瀑布愛麗絲湖惠斯勒溫哥華(格蘭佛島文化村)卡加利

第4天

卡加利洛磯山脈(城堡山翡翠湖天然橋露易絲湖瑞迪恩溫泉旅館

第5天

班夫國家公園(弓河瀑布硫磺山班夫小鎮精靈石林班夫溫泉古堡飯店)

第6天

卡加利(1988的冬季奧運滑雪會場)溫哥華(馬靴灣)溫哥華島(那乃摩)

第7天

溫哥華島(那乃摩茜美娜斯鄧肯市哈利城堡布查花園維多利亞)

第8天

溫哥華島溫哥華台北

 

 

 

 

 

 

 

 

 

   

         原以為去年出國玩瘋了、錢也花得差不多的我,今年應該不太可能再出遠門的,沒想到已經沒有春假的我們,突然有了一個不長不短的春假,讓原已認命的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在這最後一次的春假出國撈夠本,以免辜負了全國大學生極力爭取而來的「末代春假」,所以在這種不出國白不出國的臨時心態下,我們在出發前二個禮拜時,突然倉促決定要去一個遙遠的、美麗的、大家都沒去國的大國─「加拿大」。   由於這次的加拿大之旅並非學校正式舉辦的旅遊,所以我特別找了我的朋友之中目前看來有點錢也有點閒的學姐兼老同事─琴心一塊兒同行。其實我和琴心在大學時代時從沒見過面,之後在勞工局共事時也沒聊過幾句話,卻在這八天的朝夕相處中,聊得開心忘我到有相「談」恨晚之感,相親相愛地大概連同團的許多新婚couple都自嘆不如。

   
 
   
   
   
   
   
   
   
   
   
   
   
   
   
   

   原以為去年出國玩瘋了、錢也花得差不多的我,今年應該不太可能再出遠門的,沒想到已經沒有春假的我們,突然有了一個不長不短的春假,讓原已認命的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在這最後一次的春假出國撈夠本,以免辜負了全國大學生極力爭取而來的「末代春假」,所以在這種不出國白不出國的臨時心態下,我們在出發前二個禮拜時,突然倉促決定要去一個遙遠的、美麗的、大家都沒去國的大國─「加拿大」。

      由於這次的加拿大之旅並非學校正式舉辦的旅遊,所以我特別找了我的朋友之中目前看來有點錢也有點閒的學姐兼老同事─琴心一塊兒同行。其實我和琴心在大學時代時從沒見過面,之後在勞工局共事時也沒聊過幾句話,卻在這八天的朝夕相處中,聊得開心忘我到有相「談」恨晚之感,相親相愛地大概連同團的許多新婚couple都自嘆不如。

      雖然我們出發的那天(3/29),台灣北部正下著傾盆大雨,大家也因此都delay了報到的時間而顯得有些倉皇失措,加上之後長達十個多小時的飛行,無聊加疲累是難免的,飛抵加拿大後又因為去年911事件的影響,加拿大的海關都變得比較神經質,還會用英文問你一些有的沒的,不過這一切的不適都在我們走出溫哥華機場時煙消雲散。倒不是因為溫哥華有多美,而是因為...,因為溫哥華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冷耶,加上平常生活作息本來就亂七八糟的我根本無所謂時差的問題,所以即使下了飛機也不得休息,而必須馬上依行程展開市區旅遊的我,仍覺得一切都很新鮮、很有趣!

        我們去的時節雖然是溫哥華的雨季,但除了下過雨的天空顯得有些霧茫茫之外,我們很幸運地幾乎沒有被溫哥華的雨澆息我們的遊興。第一站的伊莉莎白女皇公園,是為1959年以前對加拿大仍有直接管轄權的伊莉莎白女皇而命名的,目前也是移民加拿大的華人早上打太極拳、跳土風舞、做運動的最愛,聽說咱們最帥的馬市長於前年訪問溫哥華時,也曾選在這座美麗的公園中晨跑咧。園內並有專門為愛狗人士所設,可以將狗兒拴在一個固定地方的貼心設計,同時公園內還有北美最有名的景觀餐廳「Seasons Restaurant」,不少世界名人如前美國總統科林頓於1993年召開美俄高峰會議時就曾在此用餐過,當然啦,這種世界名人級的餐廳我們是吃不起的,不過在門口照張相,餐廳門口西裝畢挺的服務人員還會配合地擺出歡迎光臨的微笑動作,讓我們這種普通老百姓在Seasons Restaurant門口過足了名人的乾癮。

       之後來到1986年世界博覽會的加拿大廣場,其特色在於「遠遠看來」有幾分神似雪梨歌劇院的白色帆頂建築,不過真正到過雪梨歌劇院的人(例如一臉不以為然的琴心)可能無法認同。接著我們來到全溫哥華市最大的都市公園「史坦利公園」,佔地廣大的史坦利公園足足有57個台灣的228公園那麼大,相較於華人最愛的伊莉莎白女皇公園,史坦利公園則是外國人慢跑、做運動的最愛。公園中最有名的景點之一為湖邊巨大的圖騰柱,充滿著濃濃的印地安原住民風情,更充分反應原創建者─史坦利爵士為不同種族融合的心意。站在湖邊遙望對岸,更可以清楚地看到先前加拿大廣場的「假雪梨歌劇院」。另一個景點則是公園另一端的「瞭望點」,從瞭望點可以眺望橫跨英吉利灣、連接西溫與北溫的「獅門大橋」,獅門大橋與美國舊金山的金門大橋為同一位設計師─約翰.史特勞斯所設計,橋上穿流不息的交通和壯觀繁華的夜景和電影中常看到的金門大橋倒有幾分神似。除此之外,瞭望點旁還有當地的特產─浣熊出沒,毛絨絨的樣子,非常可愛。

        溫哥華是華人移民加拿大的主要據點,其中的列治文(Richmond)除了是名符其實有錢的中國人(richman)居住的地方外,也是華人聚集的中國城,在全世界僅次於美國舊金山的中國城。滿街盡是方方整整的中國字,不但有我們熟悉的故鄉魯肉飯、珍珠奶茶,還有金石堂書店、曼都髮廊等,選舉期間更是滿街的競選標語,讓人一時間以為回到了台灣的街上,因此華人在此幾乎不會遭到什麼種族歧視。聽說目前代表英國女王管理加拿大的總督,還是個女性的華人呢!所以,有錢的話,移民加拿大絕對不會無聊,也絕對不會不適應,你知道嗎?華人歌手在此可也是相當紅的喔!我們住宿列治文市的當晚,就來了兩位「意外的訪客」,她們是華人歌手孫燕姿的小fans,因為和我那寶貝室友琴心的姐姐有共同仰慕的偶像(孫燕姿),透過事前網路的連繫,找到了住在列治文市的我們。這兩位被琴心戲稱為「小扇子」(little fans)的可愛女孩,除了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和我們聊了一會兒之外,還送給我們足足有一公斤重的特級巧克力,這一公斤的巧克力除了讓我們在長途旅行中解解饞之外,也在減輕重量的前提下,讓琴心在後面幾天成了遊覽車上最佳的巧克力推銷員。         

      多次的出國經驗告訴我,西方人的沐浴設備大都是把我們台灣人慣用的蓮蓬頭釘死在牆上,而我們只能呆呆地站在蓮蓬頭下方原地「自轉」,非常不方便,所以我早就做了完全的準備,一進房間,就得意地把從台灣帶來的鋼杯秀出來給琴心看,告訴她這是我要拿來洗澡舀水用的,別以為它只能拿來燒開水哦,用做洗澡用的勺子可好用的很呢!這時,導遊突然敲門進來「巡房」,看到我秀在桌上的鋼杯,便很欣慰地說道:「太好了!妳們知道要帶鋼杯,我想妳們應該也有帶電湯匙吧!」有帶是有帶,不過導遊大概怎麼也想不到我們的鋼杯是要拿來洗澡用的吧。琴心一進浴室,果然看到那個釘死在牆上、肯定很難用的蓮蓬頭,不禁開始為我的「深謀遠慮」佩服不已,不過加拿大畢竟是個文明進步、重視環保的美麗國家,大部份的飯店都有燒開水用的咖啡壺,而且幾乎每家飯店的浴室都會附一個大小和我的鋼杯差不多的環保塑膠桶,我們就直接用這個方便的環保塑膠桶洗澡,至於那個讓我驕傲不已的鋼杯就暫時備而不用了。

    第二天,我們開始延著北溫哥華依山傍海的美麗公路向著溫哥華的山區前進。一路上,除了可以欣賞美麗的峽灣景緻外,這條海連著天、天連著海的美麗公路更有著一個名符其實的美麗名字「sea to sky high way」。緯度不算低的溫哥華,因為被洛磯山脈阻撐了來自北方的冷氣團,所以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冷;即使在夏天,溫哥華的最高氣溫也只有25C,如此宜人的氣候,無怪乎會與美國的西雅圖、紐西蘭北島的奧克蘭並列為世界上最適合人居住的城市,也難怪前些年大陸對咱們試射飛彈、文攻武嚇時,一票有錢有辦法的台灣人都想辦法要移民到這兒來。不過,現在移民監可不好做,五年之內必須待在加拿大滿三年,加上加拿大的工作又不好找,很多有家室的移民人士,到最後都變成了「台獨分子」:自個兒在「台」灣「獨」立工作賺錢,妻子兒女留在加拿大享福。而真正有錢有閒(不工作也不會怎麼樣)的移民華人,來到加拿大後,就成了此地的「三等公民」:等吃、等睡、等死。呵呵!還真是個適合退休養老的好地方呢!

         第一個讓我們下車的景點是香儂瀑布,因為時值冬季,香儂瀑布的水量變得很小,看起來並沒有特別引人注目之處,不過車外的溫度倒是讓我們在下車的一瞬間打了一個寒顫,因為車上的暖氣和車外的陽光讓我們被蒙蔽在想像中的溫暖裡,而實際上溫哥華的山區可比市區要冷得多了!很多人都不得不再回到車上補外套、補帽子,還有人乾脆直接把導遊的外套借來穿,結果怕因此著涼的導遊只得默默地回車上取暖了。不過,我們這團還真有那種「愛美不怕流鼻水」的小姐,竟然穿著只及小腿肚的A字裙就跑出來,照相時還要先把外套脫下來,讓人家能看到她美美的「內在美」貼身針織毛衣,愛美的功夫連一向自以為已經很愛漂亮的我都自嘆不如。在前往下一個景點愛麗絲湖的途中,行經一著名的高爾夫球場,這裡因為地形較為崎嶇,而號稱全世界難度最高的高爾夫球場。聽說有一個專程到此打高爾夫球的團,本來4小時的打球時間卻變成了6小時,原因是─他們遇到了北美山區最可愛、也最可怕的動物:一隻熊媽媽帶著兩隻熊寶寶霸佔了他們的球場!!無計可施的他們只得耐心等待這三隻灰熊自動清場後再來打球了。雖然這麼想有點瘋狂,不過人家真的好想親眼看到這些熊喔!

         愛麗絲湖就旅遊景點而言,只能算是「普遍級」的湖,照導遊的說法,後面幾天洛磯山區的翡翠湖、尤其是有名的露易絲湖,才是屬於「限制級」的美麗湖泊。他這麼說,當然是希望給我們一點期待,不過,導遊大概忘記我們這團是春寒料峭的時節來訪的,予人無限遐思的「限制級」湖泊─露易絲湖再怎麼美,到最後也只是白茫茫的一片雪,眼前「普遍級」的愛麗絲湖雖然景色差強人意,回憶起來,至少是我們這次行程中唯一還「活著」的湖。

         山區的氣溫不知不覺變得越來越冷,那是因為我們即將來到北美最受歡迎的滑雪勝地─惠斯勒。惠斯勒滑雪度假中心於1959年成立,以充滿歐洲風情的惠斯勒山莊為主,共有10個滑雪場、100個滑雪道,並用不同的顏色和形狀標明不同的滑雪級數。目前仍屬滑雪季節的惠斯勒山莊,到處都是打扮時髦的年輕男女,穿著耀眼的滑雪裝備,興緻勃勃地準備上場,另外也看到一些全身包得毛絨絨的小朋友,鼓著粉紅色的雙頰,牽著爸爸媽媽的手,神氣地走在惠斯勒山莊的街道上。不過最讓我們興奮的不是這些帥哥美女或是可愛的小滑雪手,而是漂亮的滑雪道上和整個山莊隨處可見的白雪。雖然處在難得一見的白雪中,但讓我們驚喜的是,這一切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冷。站在滑雪道的下方,踩在如假包換的滑雪道上,當地的滑雪客就這樣從上方滑下來,然後從你的後方滑過去,我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可以如此靠近雪、如此靠近滑雪道,就好像自己也變成其中一名滑雪客似地,感受到當地滑雪的樂趣。滑雪可以說是加拿大人主要的休閒活動,不會滑雪的人幾乎不能算是加拿大人,所以移民官在考慮移民資格時,可能也會把會不會滑雪列為考評的項目之一喔!

          離開惠斯勒之後,我們便趕回溫哥華市區,匆匆地在類似台灣傳統市場的格蘭佛島文化村買了一些水果後,就搭機飛往亞伯達省的卡加利市。不過,要搭這個國內飛機可還真是麻煩,首先,護照要不斷拿出來備查,另外,幾乎每個人在過X光時都會被ㄅㄧㄅㄧ叫而攔下來搜身檢查,原因不外乎是我們隨身攜帶的照相機、手機、電子字典等東東,然後咧,他們還會叫你把照相機的鏡頭打開給他看,證明那不是一台武裝的camera後,你才能狼狽地脫身離開那個「受刑台」,雖然我們多少有點受辱的不舒服感,不過自從911恐怖事件之後,也怪不得這些神經兮兮的海關人員了。

          我們在傍晚時分抵達已被白雪覆蓋的卡加利市。即使到了滿地都是白雪的卡加利市,我和琴心還是不怕死地在房間內大開冷氣,不過,像我們這種不怕冷的身子倒是讓我們在接下來幾天更加嚴寒的洛磯山區中佔足了優勢。

       隔天清晨,我和琴心迫不及待地想去戶外感受一下雪地的「凍感」,事實上,卡加利市區的雪只是小case,待我們真正進入洛磯山脈後,那才是真正有看頭、有感覺的雪。加拿大的確是個愛護動物、關心動物的美麗國家,公路上還有為了動物橫跨馬路的安全考量而架在公路上方,類似天橋的涵洞,不過可能因為天氣太冷動物都跑去冬眠的關係,過了N個涵洞滿心期待的我連半隻動物都沒看到。另外,公路兩旁也和南半球的紐西蘭一樣,有著捲得像瑞士卷一樣的牧草,不同的是這兒多了點綴在這些牧草上的白色雪花,就好像是瑞士卷上的鮮奶油一樣,叫想像力豐富的人看了直流口水。車子駛進洛磯山脈後,四周的景色不知不覺間已變成一片蒼白色。縱跨加、美、墨三國的洛磯山脈,正如其名(Rocky Mountain)是一座座雄偉的石頭山,山脈的形狀各異,遊客們可各憑相像賦予山脈不同的名字,有的山像城堡,有的山像巧克力蛋糕,尤其是那些覆著白雪的山頂,在陽光的照射下,還會呈現彷若水晶般的半透明光澤。仔細瞧,兩旁的冰瀑和冰柱,也同樣在陽光之下呈現寶石般的淡藍色光彩。我們的車子行走在寂靜雪白的群山間,望著車窗外一望無際、因層層的白雪而沾染地一片迷離的山巒,內心的感動讓我直想大聲地讚嘆,卻又像怕驚動了洛磯山脈神聖美麗的山神似地,終究只能屏息地靜靜欣賞這大自然未經雕琢的原始美。因為如此美麗、如此雄偉的洛磯山脈就好像充滿了神性一般,是只可遠觀而不可近玩的。

         看到大家如此喜愛洛磯山脈的景色,又考慮到長途旅行中大家的「方便」問題,於是導遊便讓大夥兒在名為「城堡山」的小地方下車「方便」,也順便照照相、透透氣。我們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怕被凍著了)的心情,從車子跨下我們的第一步時,卻驚喜地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踩在厚厚的一堆白雪上了。這個以城堡山為主的小村莊,雖然不在預定的行程中,卻是一個相當可愛的地方,除了許多質樸的小木屋外,我們還看到雪地裡中行駛的小車子。每次出國最喜歡和一些阿多啊和一些新奇的異國東東合照的我,忍不住上前要求和這台小車子的駕駛合照,答案當然是「OK」囉!於是我便假裝自己在開車似地握著方向盤和這位可愛的女孩坐在這台可愛的雪地ㄅㄨㄅㄨ上留下了珍貴的回憶。這裡的雪有的已經深及膝蓋,一踩下去馬上印上一個深深的腳印,那種整個腿都被雪包起來的感覺非常奇妙。不過踩在雪上也不盡然都是愉快的感覺,尤其是遇到雪積得比較薄的地方更要小心,越薄的雪走起來越滑,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會整個人摔在凍死人的雪地上。根據導遊多年帶團的經驗,在雪地上滑倒的機率,沒有一團是「槓ㄍㄨ」的。

      接著,我們來到行程上的的第一個景點:優鶴國家公園的翡翠湖。翡翠湖美麗的名字來自於她深及28公尺卻清澈見底的湖水,湖中的伯吉斯頁岩化石更證明了6億年前洛磯山脈其實是躺在海底的事實。在翡翠湖下車前,導遊這次不敢怠慢了,事先提醒了已被車上暖氣烘得暖呼呼的大家:「根據車上的儀表顥示,戶外溫度是零下8....」,噢!My God!於是大家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外套、圍巾、帽子、手套、雪衣雪鞋.......全部披掛上陣(除了那位只穿裙子的愛漂亮大姐),包得像太空人的我們下車後,看見整片被白雪覆蓋的銀色世界當然是很開心,不過心中不免有點疑惑:ㄚ湖在哪裡啊?原來,湖水就在我們腳下!夏天時還可以拿來划船的翡翠湖,在我們到訪的四月時卻是整個結冰的,不但結了冰,上面還覆上厚厚的一層雪,如果不是看到翡翠湖上的那座橋,還真分不清哪兒是湖水,哪兒才是咱們走的路呢,因為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啊。像我們這種在亞熱帶地區長大的小孩,是怎麼樣也無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像的。但我們的司機可就不同了,他可是在地的加拿大人,早就知道這個時節的翡翠湖是長這樣的,所以呢也很貼心地為我們這群八成不會滑雪的台灣觀光客準備了「雪盆」這玩意兒過過癮。就我的感覺而言,這種「雪盆」類似台灣的「滑草」,就是讓人坐在一個盆子上,坐穩後從一定高度的坡地上滑下來,嘿!不過「雪盆」可比「滑草」新鮮有趣多了,那種從一堆綿綿冰似的白雪上滑到結冰的翡翠湖上的奇妙感受至今仍令我無法忘懷,不過由於同團的小朋友一直霸佔著「雪盆」不放,像我們這種大孩子,即使童心再重,也總不好去跟真正的小孩子搶「玩具」,所以雖然「雪盆」那麼好玩,我和琴心在翡翠湖時也只玩那麼珍貴的101次而已。

      離開翡翠湖前,突然看到一塊木板直立在雪地上,仔細一看,那竟然是「翡翠湖」的招牌,只是因為大雪蓋住了支撐招牌的兩根欄柱,所以我們只看到露在外面半截的招牌,另一半則是埋在雪堆裡。於是我便拿著剛在湖邊買的楓糖棒棒糖,裝可愛地「蹲」在只及我膝蓋高度的招牌旁照張相留念。在下一個景點「天然橋」時,我同樣不能免俗地也要來一張「到此一遊」的「招牌照」,尤其是在一片銀色世界的洛磯山區,什麼看起來都很美,但也都很霧茫茫的雪地中,你不照張「到此一遊」的「招牌照」,誰會相信你真的到了什麼「翡翠湖」、「天然橋」的有名景點?天然橋是由踢馬河水沖激而成的天然石橋,可以說是地質學上一種有趣的現象,它並不是真正的橋,至少我們是無法爬上去的,但踢馬河水旁倒是有一座真正可供人行走的橋,只是積滿了雪的這座橋恐怕也不比天然橋好走到哪裡去,很多走在我前面的團員還會突然沒有預警地滑倒在我面前。而我算是運氣好,出國前來不及買什麼雪鞋的我,只能帶我那101雙的紅色運動鞋撐場面,沒想到這雙便宜貨在白色的雪地裡既搶眼,又從沒讓我在崎嶇的雪地裡「跌股」過, 讓我對這雙普通的運動鞋充滿了無限的感激。

       之後,在前往露易絲湖山莊用餐的路上,我們看到了山腰上長長一列的火車,數一數竟然超過了100節!聽說洛磯山脈的火車超過100節是很正常的,而且由地勢崎嶇,鐵路開發相當困難,所以洛磯山脈的鐵路是以8字型方式環繞兩座山頭爬行的,其中的一段還是電影齊瓦哥醫生的拍片場景之一呢!在快到露易絲湖山莊時,發生了一件讓全團興奮不已,卻可能會讓導遊擔心地吃不下飯的事,那就是:下雪了!當然來加拿大的這幾天,我們也不是沒看過雪,只是我們從沒看過真正飄雪的情景。聽說在我們這個時節要看到下雪只能碰運氣,沒想到卻幸運地讓我們碰上了!我們生命中第一次的飄雪就這麼從天空一點一點地緩緩飄落,彷若日本雪白的櫻花一片片散落般,白色的雪花飄浮在空氣中,輕輕灑落在我們的髮上、肩上,明明是冷極了的雪花,不知為何飄落在身上時,卻讓我有一種很溫暖、很幸福的感覺,而整個露易絲湖山莊更因這片突然的「櫻花雪」而瀰漫著一種浪漫迷離的美感。至於帶團的人之所以害怕遇到下雪,是因為雪如果下得太大的話,道路可能會因此而封閉,真要是這樣子可就一點也不好玩囉!

      用餐後我們終於來到了傳說中的「限制級」湖泊─露易絲湖。聞名中外、素有「洛磯山藍寶」之稱的露易絲湖是一個長2.4公里、寬500公尺的細長型湖泊,不過老實說,我實在看不出她實際的形狀,因為這個露易絲湖和之前的翡翠湖一樣,湖面上都是結了冰又覆上厚厚的一層雪,雪白的湖面和湖岸的雪地連成一整片白白的世界,要不是看到湖岸美麗的露易絲湖城堡飯店,誰能夠相信這裡就是那個美得讓人屏息的露易絲湖呢?我和琴心延著半覆著雪的樓梯走到露易絲湖的湖面上,冒著被凍傷的危險,用手剝開腳下一層一層的白雪,直到我們看到呈現半透明、已結冰的淡藍色湖面時,調皮的我們才心滿意足地相信:嗯,這的確是那個在夏天應該會很美的露易絲湖,卻忘記我們的雙手早已經凍到連照相機都快拿不穩了。儘管如此,不一會兒我們又因為在湖面上發現一個可愛的兔寶寶雪人,而興奮地馬上恢復體溫,連整個人靠在雪地上的冰雕都變得無所謂了,不過這或許也跟我們天生就比較不怕冷有關吧!

      之後,雪下得越來越大,我們便走進湖岸邊那個我們無緣下塌的露易絲湖城堡飯店。不用說裡面當然是非常富麗堂皇的,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露易絲公主的肖像,而這也是美麗的露易絲湖取名的由來。露易絲公主是英國伊莉莎白女王的第四個公主,後來下嫁給當時的加拿大總督,這位公主可能很受加拿大人民喜愛吧,所以才會把加拿大的「洛磯山藍寶」取名為露易絲湖。酷愛買紀念T恤的琴心在飯店內的商店買了一件露易絲湖的紀念T恤,同樣是中國人的店員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後,馬上用驚恐萬分的表情告訴我們:「台北發生大地震耶,好可怕!妳們知道嗎?」其實,導遊一早就告訴我們這個消息了,只是可能怕影響我們的遊興而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事實上遠在加拿大的我們再擔心台灣的情況也是無能為力的,還不如在加拿大好好地玩,而且人家又沒有帶手機,要關心家裡也實在是心有餘力不足啊!(在家的媽媽可別怪女兒不孝啊)

      當晚我們住宿在庫特尼國家公園的瑞迪恩溫泉旅館。這個山中的小旅館還真是給他很簡陋咧,竟然沒有.....電梯!當我拖著沉重的行李,一肚子火地從狹窄的樓梯舉步維艱地走到地下室的房間時,覺得整個骨頭痛得快要裂開了。琴心的行李比我還重,加上她個頭兒又比我嬌小,這段從F1B1的艱苦行程,她肯定比我還痛苦,不過琴心畢竟是琴心,遇到這種情況都還是開開心心地,原來她已經準備好要去泡溫泉了。而生性保守又討厭碰水的我,到這種溫泉飯店只能說是浪費,所以默默地目送開心的琴心離去後,我便準備洗頭洗澡好好休息。哪曉得洗到一半時卻發現這裡的洗澡水竟然會忽冷忽熱,天啊!該不會是因為這個時候大家都在泡溫泉所以水壓不夠的關係吧!可是這時的我已經滿身都是泡沬了,沒辦法,只得硬著得頭皮花了快兩個小時的時間才洗完這個戰鬥澡,沒多久,琴心也回來了,可是臉上的表情卻沒有離去時那麼開心。原來這個溫泉離我們的飯店其實有段不算短的距離,大家頂著寒風走過去泡也就算了,哪知道泡得正開心時,天空卻突然下起雨來,在露天溫泉中的大家只能狼狽地起身,頂著和來時一樣的寒風和回程時多出來的細雨,包著浴巾悻悻然地衝回旅館。之後我們發現這個旅館除了洗澡水忽冷忽熱外,電視機還沒有搖控器,而是像我幼稚園時代的黑白電視機一樣,是要用手轉台的那種古董電視機,這時我不禁開始懷疑,這家旅館到底是幾百年前蓋的啊?然後呢,這家旅館也沒有燒開水的咖啡壺,不得已之下只好把那個讓我頗為自豪的「萬能鋼杯」和電湯匙拿出來,克難地在這家「古色古香」的溫泉旅館內燒開水。

       隔天清晨發現窗外竟然已積了厚厚的一層雪,原來昨晚的大雨後來變成大雪,整個山頭也在一夕之間變成一片銀色世界,而當時窩在房間裡用鋼杯努力燒開水的我們卻渾然不覺。走出戶外,看到地上一堆堆彷若綿綿冰似的白雪,真的好想吃一口,其實這些剛下的雪是真的可以吃的,不過如果你看到的是已經泛黃的雪,那奉勸你還是不要輕易嘗試的好,因為這八成都是那些來到雪地卻找不廁所的人不得已之下「製造」出來的「阿摩尼亞雪」。

        第四天的行程主要是以班夫國家公園為主,班夫國家公園是加拿大西岸4個國家公園中最早成立的。第一個景點是當年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拍攝「大江東去」時的著名場景「弓河瀑布」。抵達現場後,我們不由得又產生了和前一天參觀兩個「限制級」湖泊時類似的疑問:ㄚ瀑布在哪裡啊?雖然此地乍看之下也是一片雪白的世界,但弓河並沒有完全結冰,至少我們是沒有辦法像在露易絲湖一樣直接走到河面上的,也就是說「弓河瀑布」其實是還「活著」的瀑布,只是它淡藍色的水流非常地細小,細小到你幾乎很難發現它的存在。相較於前一天完全結冰、完全雪白的翡翠湖和露易絲湖,弓河谷地在一片看起來似乎已完全沈睡的銀色世界中,襯著一點點逐漸甦醒的淡藍色河水和瀑布,讓我們在這片寧靜安祥的氛圍中,仍能隱約地感受到春天逐漸接近的腳步。

       之後,我們便搭乘電纜車登上硫磺山。自從進入洛磯山脈後,雖然也曾碰過零下15度左右的低溫,不過仗著天生不怕冷的本錢,從來也未曾對此地嚴寒的氣候皺過一下眉頭的我,卻在登上硫磺山後被徹底打敗了。雖然比在山下時多帶了一雙皮手套,全身上下除了那對幾乎要結凍的雙眼外,幾乎都被密密實實地包裹在厚厚的圍巾、外套和帽子中,但一走出硫磺山頂的觀景台時,一陣陣的寒風如針刺般刺入我的雙眼、雙頰,連帶了兩層手套的雙手都還會凍得發疼,加上觀景台積雪的地面又濕滑難行,大家待不上幾分鐘便受不了地紛紛躲到室內的紀念品店取暖,我們這團的小baby還因為在觀景台被凍傷而痛得哭出來,他讓人心疼的嘹亮哭聲是硫磺山頂「受不了的酷寒」最佳的寫照。愛照相的我們帶了厚手套之後就很難按快門,於是一脫一戴之間,只戴了一層手套的琴心當晚就發現手被凍傷了。而我也好不到哪裡去,雖然我脫下第二層的皮手套後,還有一層露指的手套可以直接按快門,但一脫一戴之間,那副在亞熱帶的台灣很少用到的黑色皮手套的表皮其實已經開始剝落了,偏偏我又常裝可愛地把雙手托在雙頰的附近,以致於我白色的臉蛋其實已經被剝落的黑色皮手套毀了我都不知道。直到在下山時的纜車內,琴心才幽幽地告訴我:「怡之,妳臉上怎麼一點一點黑黑的,好像黑芝麻喔!」哇!怎麼會這樣?那剛才在山上那幾張頂著強風努力拍下的照片不全都變成「芝麻照」了嗎?打開化袺鞊瘚蛜℅y黑芝麻努力補菄漣琚A只得傷心地把希望寄託在山下的冰原大雪車上。這台冰原大雪車是屬於傑思伯國家公園的,它的巨大車輪幾乎和我一樣高,不過因為目前傑思伯的冰原尚未開放而只能擺在硫磺山的山腳下供人照相。

      班夫溫泉城堡飯店是我們今晚下塌的飯店,也是以「雙堡」為特色的行程中的其中一堡。有著100年以上歷史的班夫溫泉城堡飯店,聽說住宿一個晚上就要台幣一萬元,除了歷史悠久和住宿費不便宜之外,類似這樣的古堡飯店總有著或多或少的靈異故事。聽說以前有位醫生娘住在溫哥華的古堡飯店時,一走進房間就會迷迷糊糊地想要從陽台上跳下去,後來換了房間後就沒事了,可能那位醫生娘的前世正好是這座古堡的公主或小姐吧!其實我覺得這種故事挺浪漫的,但大部份的人聽了可能會覺得心裡毛毛的吧!我們從驚奇點眺望座落於群山之中,像被白雪籠罩上一層輕紗似的班夫溫泉城堡飯店時,高貴雄偉的建築讓我們不禁對這座美麗的古堡飯店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吃過中飯後,導遊便讓大夥兒先在班夫小鎮逛一逛。由於待會兒參觀精露石林後,還會再回到班夫小鎮,導遊便要我們看到喜歡的東西時先「注文」下來即可,待會兒回來時再好好shopping ,免得去精靈石林時提行李提得太重。我和琴心在逛街時就愛上了一家商店的「husky 」玩偶,並「注文」好回頭把牠買下來。husky 是在加拿大北方拉雪橇的愛斯基摩犬,我們在洛磯山脈時也曾經看到一群等著拉雪橇的husky在路邊大口地吐著白煙、搖著尾巴的可愛模樣,只可惜這次的行程中並沒有安排。另外,我們也發現一家超可愛的專賣店,店裡頭販賣的全是與可愛的牛寶寶有關的東東,而之所以會發現這家店,完全是因為被掛在櫥窗前一群可愛的牛寶寶吸引進來的,本來我們打算就在櫥窗前和這些可愛的牛寶寶合照,後來因為怕櫥窗的玻璃反光而作罷。在坐車前往精靈石林的路上,導遊特別介紹班夫小鎮中比較有特色的幾家店,其中竟然包括我們剛才看到的那家牛寶寶專賣店,還告訴我們一定要進去嘗嘗這家店特製的冰淇淋,當下我和琴心便在心中默默地「注文」待會兒要再回到那家店看個仔細。

      其實我們前幾天在行經洛磯山派時,導遊就有指給我們看路邊的「精靈石林」,那是一種特殊的石灰岩地形,像一排排的石柱陳列在路旁。傳說這些精靈石林是由巫毒精靈變成的石柱巨人,會晝伏夜出地攻擊心腸不好的壞遊客,不過真正令我們膽怯的並不是這些傳說中的精靈,而是通往觀看精靈石林的崎嶇山路。由於大雪的關係,這條狹窄的小通道早就被厚厚的一層雪蓋住,也就是走在小道上的我們其實也已經分不清到底「路」在哪裡,只是默默地、亦步亦趨地跟著前面的人走在因積雪而濕滑的雪地上。這段路感覺上似乎挺長的,寒冷加上因為害怕在雪地上滑倒而緊繃的神經讓我幾乎快撐不下去了,心中不禁開始納悶:到底還要走多久啊?突然不小心往旁邊一看,呃~~!旁邊根本就是懸崖ㄚ~~,只要腳步一滑可能就會從這片傾斜的雪地直接滾下去摔個粉身碎骨咧~~可是,前面也有人、後面也有人,卡在中間的我已經無法回頭了,看來只能祈求上帝保佑我了!已經腿軟的我只得一面禱告一面硬著頭皮繼續走下去。終於,這段驚險的行程結束了,我們來到一片寬廣的平地,地上同樣覆著厚實的白雪,一群膽大的團員開心地直接躺在雪堆上,甚至就地打起雪仗來,其中竟然包括那位堅持穿裙子的大姐,實在太勇啦!可是,我們千辛萬苦地走到這兒來,總不是為了進來打雪仗的吧!其實,這個覆雪的平台是用來觀賞山腳下的「精靈石林」的,只不過因為大雪的關係,看起來霧茫茫的,實在給他不是很清楚呢!反倒是讓大家在淨白的雪地裡打雪仗玩得很開心,琴心就趁著這個機會,偷嘗了一口滿地隨手可得的雪花冰,看她一臉喜悅興奮的表情,想來味道應該不錯吧!

       回到班夫小鎮,大家馬上殺進小鎮內的各個商店shopping。我和琴心想也不想地就直接衝進導遊介紹的那家牛寶寶專賣店買冰淇淋,之後我還雙手拿著兩隻冰淇淋在店內一隻可愛的乳牛雕像前照相留念。其實在這麼冷的天氣吃冰淇淋,一點都不冷,反而還是另一種獨特的享受呢!離開牛寶寶專賣店後,我們很驕傲地拿著很難融化的冰淇淋在積雪的街道上拍照,想藉此回去跟大家炫耀我們的勇敢。誰知,琴心突然想念起那群掛在櫥窗前的牛寶寶,堅持即使會反光也一定要拿著冰淇淋和牠們合照,於是我們又再度折回這家牛寶寶專賣店。但是興沖沖地來到店門口的我們卻突然發現,那群牛寶寶.......那群牛寶寶......竟然不見了!!我們一臉無辜地、無法置信地呆呆望著空空如也的櫥窗,除了一句「那耶阿ㄋㄟ......」,可憐的琴心再也講不出第二句話來。不過才2個小時的時間,先前吸引我們進來的牛寶寶們,竟然已經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被店家收起來了。後來的幾天,這群莫名其妙「跑掉的牛寶寶」就變成情緒低落時引我們發笑的話題,因為....因為....我只要一想到琴心那張失望無辜的臉就會很想笑....(呵呵呵)。不過,這也說明了:美好的東西都是不等人的,所以咱們要及時及樂才是。被嚇到的我們,馬上秉持著導遊叮囑的「快、狠、準的賓拉登精神」,衝向店裡抱回先前「注文」好的兩隻husky,緊緊地抱在懷裡,生怕可愛的husky 也會像那群牛寶寶一樣消失不見。

       到達偉大的班夫溫泉古堡飯店後,我和琴心馬上迫不及待地在飯店的附近照相。這個歷史悠久的美麗古堡可以說到處都是拍照的景點,不是雄偉的城堡建築就是可愛的小木屋造型,加上白雪皚皚的一片,看起來就像是聖誕節卡片上的景像,真是怎麼拍都好看。後來天色漸暗下來後,我們便盡興地回到房間休息。休息到一半,我們突然覺得....好冷喔~~,來加拿大這麼多天,這是我們第一次需要開暖氣(前面幾天都還是開冷氣呢),但是開了暖氣的我們依然覺得冷颼颼的,仔細一檢查才發現我們房間的4個暖氣孔只有一個在動,其他的都壞掉了!於是我們決定打電話給導遊,請他過來看一下。為了避免導遊進來時被我們過度凌亂的房間給嚇到,兩個純情的小女人開始認真地整理行李以迎接導遊的到來,哪曉得等到快九點時導遊都沒有來關心一下快凍死的我們。這時,我突然想起從台灣偷渡來的「黑色炭疽熱粉末」─燒仙草粉,於是趕忙泡了一杯正宗「台灣咖啡」─燒仙草來取暖,啊!熱呼呼地,真是舒服極了!尤其在這種暖氣不足的寒冷異鄉,來上一杯充滿家鄉味的燒仙草,心裡頭也都跟著暖和了起來。最後,終於有人來關心只能靠燒仙草取暖的我們了,而這個人竟然是一位手提工具箱的阿多啊。在這位阿多啊修暖氣的時候,我們只能穿著厚厚的大衣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看電視,什麼都不能做,更甭說去泡溫泉了。修好之後,琴心打開房門,依然覺得門外的走廊還比我們的房間溫暖,凍壞的琴心甚至想乾脆睡在走廊也在被凍死在房間裡好。這時我們突然發現房門口飄進來一張紙,目前正在LTTC學英文的琴心忍不住撿起這張紙,很認真的朗誦著上面寫的英文字,可惜已經快凍死的我實在沒有心思去注意聽她在唸些什麼,只想好好洗個熱水澡早早就寢。一進到浴室才發現這家古堡飯店的資源回收桶(就是我們要拿來洗澡臼水用的桶子)竟然和我們的垃圾桶一樣大!用這個洗澡也未免....太誇張了吧!不得已之下,我們只好又把那個「萬能鋼杯」拿出來用了。

    在彷若冰宮的房間中,老實說只有一條備用的毛毯,而床上除了一件薄薄的被單外什麼都沒有。琴心因為已經有點感冒了,所以我便把唯一的一件毛毯給她,自己呢就將就點披著大衣再蓋上那條薄薄的被單勉強睡了,後來我感覺周圍的空氣似乎漸漸暖和了起來,心想大概暖氣開始恢復正常了,便踼掉大衣心滿意足地沉沉睡去。半夜時突然我又覺得好冷好冷,睜開眼睛發現房間竟然一片漆黑,心想:這個琴心也真是的,至少也應該留一盞小燈呀!接著我便走到洗手間門口,卻發現洗手間的電燈居然壞掉了,不死心的我在那邊開開關關的聲音終於吵醒了我的室友琴心,躺在床上的她有氣無力地告訴我:「怡之啊!妳不要再試了,他們現在停電啦....」停電?(難怪我會被凍醒)Why?」我無法相信地問道。「他們現在是日光節約時間....,就是我昨天念的那張紙上寫的啦.....」哇咧,忍受了忽冷忽熱的一個夜晚,迎接我的竟然還是一個停電的早晨,一時之間熊熊無法接受的我,激動地跑到琴心床前,拉扯著她胸前薄得不能再薄的被單,像是她欠了我二百五似地激動地對她吼道:「妳說什麼?!這是真的嗎?!!」.....在琴心眼中一向溫柔可愛的學妹半夜突然變得這麼兇悍可怕,倒也有點把她嚇到了,她努力保持鎮靜地想要平息我的怒氣:「哎啊!妳就開著門上啦,我不會給妳愉看的啦....」這是什麼鬼古堡飯店啊?一個晚上一萬元嗎?好!把我一萬元的住宿費還給我啊.......,無助吶喊的我委屈地在黑暗中如廁後,仍然在沒有電、沒有暖氣的一片寒冷黑暗中沉沉睡去。

        度過了被整得莫名其妙的一晚,早晨醒來後的琴心和我依然元氣十足,只把昨晚一切的不幸當作笑話一場,畢竟我們住的是雙堡之一嘛!雙堡就是要讓我們「吃不飽、睡不鮑」的啊!呵呵呵....幸好我們兩人都還挺能苦中作樂的,否則連續遭遇「牛寶寶跑掉」、「暖氣故障」、「半夜又停電」的一連串打擊,心情要不鬱卒實在很難,更難以接受的是這間竟然還是我們住的飯店當中最貴的一間,而天才的是我和琴心竟還在為自己的善於苦中作樂而沾沾自喜,實在是一對樂天知命的快樂姐妹花咧!

       離開了「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班夫溫泉城堡飯店後,我們除了參觀1988的冬季奧運滑雪會場外,馬上就要離開冰天雪地的卡加利市,飛回溫暖的溫哥華去了。離去之前,像是對卡加利市依依不捨似地,導遊突然開始為我們補充介紹即將和我們say goodbye 的卡加利市。卡加利市是亞伯達省最大的城市,除因盛產石油而有「石油城」之稱外,還有一個別號叫做「牛仔城」,世界最大的牛仔競賽於每年7月的第一個禮拜在卡加利市連續舉行10天,是時,卡加利市的商店、銀行內的店員、行員都會穿著牛仔裝,以示慶祝。在我們行經卡加利市區時,除了看到卡加利市的地標─高190.8公尺的卡加利塔外,更發現到這兒有許多連接兩座大樓的天橋,這是因為卡加利的冬天非常寒冷,冬天時的平均氣溫只有攝氏零下20度,有時甚至會低到只有零下60度,為了避免人們在開著暖氣的辦公室和寒冷的馬路間大衣穿穿脫脫的麻煩,才會有這種直接連接兩座大樓的特殊設計。除此之外,導遊還教我們認識加拿大的錢幣,加拿大的2塊錢硬幣和我們台灣50元硬幣長得非常像,我真的很懷疑咱們50元的新硬幣是不是模仿人家加拿大的2塊錢做的,因為不注意看還以為人家加拿大人怎麼會找給我們台幣50塊呢!而且這兒錢幣上的圖案都是以動物為主:2塊錢的是北極熊、1塊錢的是水鴨、2.5毛的是鹿或是魚的圖案,由此可以想見動物在加拿大是多麼受到重視與保護的。

      我們在卡加利機場的X光檢驗台因心愛的camera等隨身電子用品受到再度的懷疑和羞辱後,便魚貫登機。短程的國內飛機不必強求一定要和同伴坐一起,所以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對東方面孔的老夫婦。坐窗口的老先生一直拿著他的paper寫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方程式,依我的判斷看來,這種戴著眼鏡埋頭苦幹一些平常人看不懂的東東的人八成是個學者。事後證明我的觀察果然沒錯。坐在我和老先生中間的老太太後來大概是太無聊了,就開始和我聊天,原來他們夫妻倆是大陸福州大學退休的教授,目前已經移民卡加利,正要坐飛機去看他們在溫哥華工作的女兒。他們一聽到我一樣也在學校單位工作也覺得很高興,尤其是那位老太太還是上海人,當我告訴她我去過上海並稱讚上海外攤的風光和美麗的東方明珠時,那位老太太更是高興地連聲:「Yieh, Yieh,不過他們免不了又要提醒我那件我不想去提的事:「哎呀!前幾天台北發生大地震耶!好可怕啊!你們台灣這幾年怎麼這麼多災多難,又是納莉颱風又是地震的.......」為什麼我們自以為富足安樂的台灣給大陸人的印象始終都是可憐不幸的呢?不過這兩位學者身份的大陸人可能「成份」比較好,所以我還可以和他們哈拉到下飛機,否則一想起去年在北京被那些形同土匪般的「北京人」壓柞我們這些台「呆」胞血汗錢的不愉快往事,我可是壓根兒也不想和大陸人說話的。

       今天真的是沒有什麼行程可言,一飛抵溫哥華機場,馬上便趨車前往馬靴灣準備搭乘豪華渡輪到溫哥華島。這個豪華渡輪是很特別的,可以連車帶人一起上船,車子載著我們開進大船之後,我們再從船上的停車場爬到上層的船艙內用餐。由於上船時拖了不少時間,抵達溫哥華島的那乃摩市時天都已經黑了。被昨天的古堡飯店嚇到的琴心和我在進入那乃摩的旅館前開始一搭一唱地祈禱:「希望今晚的飯店:該有電的就要有電、該有暖氣的就要有暖氣、資源回收筒的size 適中....」,沒想到這家靠海的小旅館竟然超出我們的期待:有電有水、有空調、資源回收筒的size嘟嘟好、房間寬敞床又大........,看來我們的祈禱果然靈驗了,琴心和我因為這點房間基本配備的齊全而高興地差點要跪在地上說一聲:「感謝神、讚美神,賜予我們一個什麼都有的房間。」 寫到這兒突然發現,人在某些「非常」狀況時,其實是很容易因為一點小事而滿足的。

        在溫哥華島的最大港─那乃摩市度過自來到加拿大以來睡得最甜的一個夜晚後,迎接我們的是一個陽光普照、櫻花盛放的美麗早晨,我和琴心兩個「照相二人組」連早餐都懶得吃就拿著照相機,延著港口邊盛開的粉紅色櫻花一路照個不停,把這個被多數人忽略的美麗街景留在我們的回憶裡。今天的行程不少,不過全部都在溫哥華島內。第一個景點是被英國航空票選為最值得推廣的觀光地區─「茜美娜斯」。茜美娜斯昔日是一個伐木業的小鎮,1982年因為3幅壁畫,吸引了很多人潮,也為茜美娜斯帶來無限商機,現在其經濟地位雖已被那乃摩市所取代,不過從散落在各商店牆壁上33栩栩如生的壁畫中,也能讓我們間接地了解到十七、十八世紀時此地伐木業的興盛及人們的生活情況,有些壁畫甚至生動到能讓你有整個人都融入到畫中世界的感覺,非常地有意思。接著我們來到了有名的圖騰之市─「鄧肯」。名符其實的鄧肯都處都是古印第安人的圖騰文化,其中熊代表的是「土地」;鯨魚代表的是「海洋」;雷鳥代表的是「天神」;老鷹代表的是「力量」;貓頭鷹代表的是「智慧」,至於我們最常看到的就是老鷹張開雙臂的圖騰,聽說老鷹張開雙臂是代表歡迎之意,無怪乎街頭巷尾到處都是這種張開雙臂似乎大聲說著:「歡迎來到鄧肯市」的老鷹圖騰

         在前往下一個景點哈利城堡的路上,導遊在車上播放一段加拿大觀光旅遊局製作的錄影帶,其中除了讓們看到夏天時彷若仙境般美麗夢幻的露易絲湖和其他美麗的景點外,還有很多片段是介紹加拿大的動物的,其中有一段是介紹北美黑熊在小溪中抓魚卻老是抓不到的蠢樣,這段可愛的畫面讓酷愛動物的琴心和我因過度興奮而激動地個叫個不停,完全忘了車上其他己經睡得東倒西歪的團員,看來真正有用心在看這段影片的大概只有已經興奮地睡不著的琴心和我吧!

       哈利城堡位於皇家路得大學內,實際上只是學校內的一棟建築物,但因其城堡式的獨特造型和城堡前美麗的花園而於近年來逐漸獲得觀光旅遊界的重視。不過咱們來的時機不對,城堡前只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花倒是沒開幾朵,只有美麗的哈利城堡孤獨地屹立在綠色的草坪上。不過這並未減損大家的遊興,畢竟美麗的哈利城堡本身就是一個值得留下回憶的景點,大家開心地坐在城堡前的草坪上,隔著富加海峽,遙望對岸美國華盛頓州的奧林匹克山,留下了快樂的團體合照照片

      聽說有人曾經這麼說過:「沒去過『布查花園』等於沒去過加拿大」,因此大家對即將造訪的布查花園充滿了美麗的期待,也準備好了數卷底片等著貢獻給美麗的布查花園。布查花園是極富藝術涵養且熟園藝景觀的布查夫人於1904年用自有的土地規劃興建的,其中共分為「低窪花園」、「玫瑰花園」、「日本花園」和「歐洲花園」四個部份,然而當我們進入布查花園後,卻發現我們來參觀的其實只能說是「布查菜園」,因為很多花都還沒有開,只是一堆一堆的菜圃,看起來還比不上我們的中正紀念堂咧!其中的「日本花園」因為有看到一座日本神社還多少看得出來,至於那個什麼「玫瑰花園」根本沒有看到半朵玫瑰,我們按照手中的地點走到標名為「玫瑰花園」的地點時,望著滿地的「ㄉㄤ ㄛ菜」,只能無奈地唱聲「當我(ㄉㄤ )們同在一起」,沒想到聞名於世美麗的布查花園,在我們的回憶中竟然只是一個小小的「ㄉㄤ ㄛ園」,而且聽說這個「布查菜園」比我們的亞哥花園還要小咧。回想起前些年去荷蘭參觀庫肯霍夫花園時因為天氣太熱而讓花兒都提前凋謝,這回來加拿大卻是因為來得太早所以花都還沒開,看來我和美麗的花兒還真是無緣呢!

      離開了讓我們有點失望的「布查菜園」後,我們直接來到維多利亞市的帝后城堡飯店前,搭馬車作簡單的市區觀光。這些馬兒都長得相當高貴可愛,個性也大都溫馴可人。我們坐在馬車上,享受著馬車搖晃不定的節奏感 ,悠閒愜意地欣賞充歐洲氣息的維多利亞市。擁有「花園城市」美名的維多利亞市是一個由和煦的陽光、美麗的花朵和高貴古典的建築所妝點出的美麗城市,光是我們住宿的帝后城堡飯店前的港灣景色就夠我們用去一卷底片了,波光瀲灩的水面襯著堤岸上有著「WELCOME」字樣的青綠色草坪,充滿春天氣息的堤岸旁還有吹風笛的街頭藝人,加上鄰近高貴宏偉的議會大廈更為維多利亞市讓人心醉的美麗增色不少。晚上我和琴心從吃飯的餐廳晃著悠閒的步子,延著燈火閃爍的維多利亞市街走回飯店。維多利亞市的人們相當和善,當他們看到兩個東方女孩拿著地圖站在十字路口一臉茫然的樣子時,都會走過來很親切地問一句:「Are you lost ?」或「Do you need help?」,也多虧了這些善良的當地人,路痴的我們才得已平安順利地踏著夜色走回我們美麗的帝后城堡飯店。這是我們在加拿大的最後一夜,可愛的琴心把在加拿大血拚的所有戰利品通通擺在床頭拍照留念,帶著滿滿回憶的我們就這麼依依不捨地在醒來後的清晨離開這個美麗廣大的國家。

       八天的加拿大之行到此算是告一個段落了,其中最讓我想念的還是洛磯山脈那一片不可思議的銀白色世界。雖然旅途中也出了不少狀況,但我仍能抱著一顆盡興的心回到台灣,這一切都要感謝我最傑出的室友琴心,除了忍受我的嬌與懶之外,也因為她的善於苦中作樂和自我解嘲,讓我遇到平常應該會生氣抱怨的狀況時,依然能夠開開心心地度過,而連續數夜的徹夜長談更為我們的友情增溫不少,讓我們能為這趟有點小缺失的加拿大之旅畫下一個美麗的句點。意外的收獲是:我變瘦了!在台灣的媽媽一看到消瘦的我馬上驚喜地說了聲:「喂!妳好像變瘦了喔!」其實不只是我,同團的同事回來後也發現瘦了幾鎊。我只能無奈地告訴媽媽:「因為我們是住『雙堡』嘛,『雙堡』就是吃不飽、睡不飽啊,所以當然會瘦啦!」呵呵呵....住「雙堡」比去什麼「最佳女主角」還有效喔!

         其實出國多次的我早就不把這些突發狀況當一回事了,因為就是有這些「出槌」的狀況,我們的旅遊才顯得有特色、才顯得與眾不同,而我的遊記也才有那麼多笑話可以掰嘛。其實只要我們能夠快快樂樂地出門、平平安安地回家,這就是最大的福報了(尤其這次我們還躲過了一個大地震)。希望大夥兒也能和我一樣,在每次出國旅遊時都抱持著一顆年輕的心去探索這個美麗的世界,只要我們能夠平平安安地回到我們居住的城市,這中間所有的不愉快、不順利都會變成日後永遠難忘的回憶,同時更可讓我們從中學習如何應付旅遊中各種可能出現的狀況,讓我們每一次的旅遊都比前一次更愉快、更美好。謹以此文與各位同樣愛到世界各國遊玩的朋友們共勉之。

 

怡之^^ 2002.05.06